• >
主页 > 工具 >
工具
以“罚”为工具的强制时代垃圾分类会有突破性飞跃吗?
发布日期:2022-05-10 17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7月1日,上海垃圾分类“强制时代”真的来了。天气渐热,家里悟不住垃圾,很多小伙伴也和我一样,每日都要面临两次终极灵魂拷问。

  新规之下,个人混合投放垃圾将面临最高200元罚款。两百金额看起来不大,但要知道,从早餐开始的包装袋、牛奶盒子,到晚上面膜纸或香烟头的最后一抛,平均每人每天要产生约1千克垃圾,折合次数应在10次以上。

  上海、北京等地早在2000年就被确定为“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”,上海如今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超过了2万吨,而垃圾分类效果显然不尽如人意。强制分类,似乎到了势在必行的时候。

  垃圾分类是“功在当代、利在千秋”的好事,保护环境也是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和义务。奈为何,我们的垃圾分类推行了近20年却收效甚微?仅以“罚款”为工具的空降强制,真的会有跨越性进展吗?

  对于有着上下五千年文明传承的中国人,干净卫生的环境人人喜闻乐见,大家都有乐意配合环境保护的本性初衷。但很大一部分人并清楚具体该如何分,垃圾分类缺乏广泛的普世教育。

  上海本次率先启动的生活垃圾分类新规,其实在类别上并没有太大变动。早在2017年之前,就已按可回收物、有害垃圾、厨余果皮(湿垃圾)、其它垃圾(干垃圾)等四大类划分。当新规宣传单页出现在公众视野时,有关垃圾分类的段子层出不穷,也是广大网民热议的焦点。

  网友们吐槽分类新规,表面来看是大家对强制分类的惊愕和无奈。更深层次分析,则体现了人们对已推行了近20年垃圾分类的认知空白。也就是说,平时的垃圾分类教育工作是极度缺失的。

  其次,分类收集环节也存在系统性不足。当你数次正儿八经把可回收垃圾投进了蓝色桶内,却发现环保车依然将所有垃圾一车混合装运。

  当人们刚刚适应限塑令,养成将买菜袋子当垃圾袋二次利用的习惯时,却发现这个习惯已不适用垃圾分类新规;当小朋友刚刚学会能将掉地上的饼干捡起时,却发现街边已没有可丢饼干的湿垃圾桶,而随意丢弃又将面临200元罚款的可能;当赶早班的上班族回到家吃好晚饭,终于腾出时间清理厨余果皮时,却发现小区的垃圾桶均已按时“下班”收工。

  找到孩子们的不同之处,因材施教,每个学生都是人才。几十年前的“体罚教育”,早已是共识的陋习,“罚”不应成为“教”的工具。

  垃圾中的废品回收,是一个超千亿规模的产业市场,分类垃圾可以更便捷地回收再利用。人人都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参与严格的垃圾分类,其动力在哪里?

  当然,这次新规也有“奖”的环节,业主可以办理绿色账户进行积分。但对于高峰期常驻人口达3,000万的魔都,本地户籍人口才约1,450万。这意味着,有超50%以上的非户籍常驻人口依然无法分享任何政策红利。而绿色账户积分的物品兑换,对于本地户籍的业主并没有太大吸引力。

  新规下的严格执行,每个人都会为之付出更多时间成本,每个家庭都会为之付出更多的经济成本。奖,可以是定期发放的环保配套垃圾袋,这也是更好落实新规的配套举措;奖,也可以是类同上述的积分,但应让更多参与者能享受到更实际的政策红利,如荣誉评定、就业或升迁、学籍或落户等多方面。

  一件玩具,你再也不想玩了,它可能成为垃圾;一个苹果,你吃到一半不想吃了,它也将成为垃圾;一条毛巾,你换过新的之后,它成为垃圾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。垃圾的成分各种各样,任何东西最终都逃不过沦为垃圾的命运。

  垃圾的数量和种类,使得垃圾分类本身就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。垃圾治理,日本花了近30年,形成全民参与的氛围;德国花了40多年,才初见成效。

  日本的垃圾分类是世界出了名的严苛,且各区县还略存差异,但也有其合理性和人性化的地方。比如,按“有害”和“可回收”分;按“可燃”和“不可燃”分;按“金属类”、“玻璃类”和“塑料”分。

  日本垃圾分类虽然类目多,但其归类清晰,符合认知常识。而且街道上很多垃圾桶还设计成透明或半透明状,在视线醒目处配合大尺寸图案标记,对于不识字的小朋友及不识日文的外国游客,依然能很轻易辨别归类方案。当然,日本垃圾分类也经历过“阵痛”,生活垃圾需按时投递,也有罚款,甚至有害垃圾还需花钱处理。

  富有成效的先进经验我们当然要借鉴,但借鉴不应成为照搬,毕竟两国的历史进程不同,人们的环保意识、经济水平均存在公认的差距。

  笔者认为,空降的“罚”制时代并不是垃圾分类一劳永逸的举措,毕竟人力监管不可能做到三步一岗。大力加强垃圾分类环保教育工作是首要任务,垃圾收集的配套体系也应同步提升,奖罚并施以为辅,形成全民积极参与氛围,乃大计。